姐姐的婚纱

“姐,早点睡吧!别太激动啦。我们都知道啦,你是最美的新娘。睡个好觉,明天这场盛大的婚礼可需要你有一个好精神啊。看,小豆现在都已经在打呼噜了,不知道它在梦些什么。”诗瑜指着家里养的泰迪,对穿着婚纱的姐姐若瑜这样说。“哎,小豆平时最亲热你了,就把小豆当陪嫁品,让她和你一起到新家去。” 诗瑜又补充了一句。“可以吗?我还真想把小豆也一起带过去。”若瑜说道。“当然可以咯,丫头,只要你喜欢。“父母补充说道。”能生在这个家庭我真幸福。那我去睡啦,你们也早点睡,晚安。“若瑜满意地走进了自己地卧室。虽然不能生育,有一个能接受自己的未婚夫,还有小豆作伴,自己这辈子也满足了。

当若瑜走进自己的卧室后。诗瑜和父母走进了诗瑜的房间,大家脸上都变得严肃起来,诗瑜拿出了几本相册,里面有父母的童年,父母的婚礼,哥哥诗凡和自己出生后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。看到诗凡和自己童年的一张合照时,诗瑜哭了起来。“哥,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“那张照片上诗凡的脸上还有一些未消的淤青,那是一帮坏小孩要欺负自己,哥哥诗凡为保护自己,拼命和那帮坏小孩硬拼时留下的。当时,邻居叔叔阿姨都表扬哥哥诗凡有男子汉气概,不惧危险保护自己妹妹。诗凡听了不仅没高兴,谁也没理地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这段时间也不搭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。诗瑜觉得哥哥是不是自私了?不肯为自己受伤,又碍于面子必须这样做。”哥。你其实不必这样,我也长大了,懂得怎样保护自己了。不会再让你帮我出头了。“诗瑜这样对哥哥诗凡说。”没什么,我只是不喜欢他们叫我男子汉。“诗瑜听得有点不知所措,之后诗凡还是处处照顾着自己的妹妹。

父亲是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,最后干脆把所有诗凡的照片(包括合影)都搜出来,付之一炬。“当然,父亲也知道这些照片都在电脑的加密文件夹里存着,毁掉只是一时躲避现实罢了。接着,诗瑜拿出最后一本相册,上面记载的父母结婚后一家四口的生活,不过这简直就像来自另一个平行宇宙。里面还是有父母和诗瑜,只是没有了哥哥诗凡,却多出了一个姐姐若瑜,一家四口照样享受着欢快的时光。这才是真实的记忆,对吧,别让那些虚假记忆骗咱们了。父亲这样说,诗瑜和母亲都沉默了。

第二天,婚礼热热闹闹地举行,新郎冬阳家来了不少亲朋好友,可同样家境殷实的若瑜家却只来了寥寥几个亲朋好友。这大概是和若瑜家才从广州迁到北京有关,若瑜家在北京除了父亲生意上的几个伙伴,也没有其它什么亲朋好友,也就是这几个人来勉强凑个数而已。不过由于男方家来参加婚礼的亲友过多,也就把这场尴尬掩盖过去了。天生丽质的若瑜和冬阳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,当他们手挽手走出来面对大家时,来参加婚礼的嘉宾无不感叹道这真是才子配佳人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婚礼上,冬阳时不时不自觉地把眼光落在伴娘诗瑜的身上,充满了不自在。

婚后两人去了马尔代夫度蜜月。之后的几年中不说如胶似漆,但相敬如宾,和小豆组成了“一家三口”,过得挺幸福的。若瑜很好心的几次要给诗瑜介绍男朋友,都被诗瑜婉拒了,若瑜真是搞不懂,自己给诗瑜介绍的男友都是仪表堂堂,家境殷实,诗瑜都不要,可能诗瑜对自己的白马王子另有要求吧,诗瑜总有一天会遇到自己心仪的男人,自己也就别去瞎操心了。

这年冬天,北京热别寒冷,天气预报说过几天寒流南下,北京可能会下几天大雪。诗瑜一家和若瑜小两口决定到泰国过冬,小豆交给宠物店托管。虽然从没到过泰国,但若瑜对曼谷似乎很熟悉,简直一到旅馆,出去吃饭,逛街什么的,回来从不用问路。还有就是到了泰国的一处海滩,看到游轮,简直就像坐过一样。若瑜拉着冬阳一起上了一艘游轮,一船人都有说有笑很开心,若瑜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这些景色似乎跟自己的记忆完全一样,但又说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来过这里。“这可能就是前世的记忆吧。”冬阳这样说,若瑜点点头,似乎也只有接受这种说法。

就在泰国过冬期间,若瑜结识了一个泰国人妖娜娜,娜娜长得很好,声音也是完全的女声,不告诉你她是变性人你还真认不出来。娜娜为人真诚,善良,很快就和若瑜成为了很好的朋友。娜娜告诉若瑜,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想成为一名女孩,家人也理解自己的想法,所以很早就做了变性手术,尽管现在手术技术相当完美,但想起自己不是天生的女孩,心中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听说北京有一家做变性手术的医院,虽然比起泰国,在变性手术这项技术上是差远了,但有一项秘密技术,就是能改变记忆,让变性者的记忆也跟着改变,让自己以为自己从出生就是女孩。不过这是个套餐,只有在北京那家医院做变性手术的患者才能享受改变记忆的服务。不过自己不相信能有改变记忆这么邪乎的技术,所以就在当地做了变性手术。若瑜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以前没来过曼谷却对曼谷如此熟悉,是不是唤起了被删除的记忆,而且自己的身体和网上所说的女孩的身体有些出入,难道自己也是变性人,一个恐怖的念头从若瑜的脑子里蹦了出来。“若瑜,你怎么啦?”若瑜发呆的样子令娜娜有些不解。“没..没什么。”过了几天,若瑜找到娜娜诉说了自己想法,自己会不会是被改变记忆的变性人。娜娜笑着说,哪有那么邪乎的技术啊,那不过是个传说,只是北京那家医院想抢我们泰国医院的生意制造的噱头罢了。

如娜娜所说,能连记忆也能改变,这也太荒谬了吧,若瑜这样安慰着自己,不过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安。小两口和父母妹妹一起出游的时候,若瑜故意不停地聊起自己儿时的事情,不仅父亲,母亲,妹妹的说法和自己的记忆不服,就连父亲,母亲,妹妹之间的说法也是自相矛盾的。若瑜假装镇静地和家人在泰国度过了这个让自己难以平静的冬天。

回到北京,若瑜马上去做了体检,自己果真是变性人。于是她又找到了娜娜所说的北京那家做变性手术的医院,问是不是有这么回事,那家医院只是冷冷地告诉她,任何人在手术前都签了保密协议,我们不可能提供患者资料。若瑜又托人去打听,果真那家医院承诺,只要在那里做变性手术,就提供改变记忆地服务。若瑜又出高价,请侦探公司到那家医院找有没有自己的资料,果然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那家侦探公司把若瑜的手术资料全部复印了一份给若瑜。

若瑜原来叫诗凡,是诗瑜的哥哥,从小就想当女孩子,在一次保护妹妹受伤后,被人称赞男子汉,反而受了刺激。后面由于太想当女孩,总是找妹妹诗瑜要丝袜,裙子等女装穿。诗瑜看到哥哥这样,是痛在心里又没办法。父母很开明,听说后和诗瑜一起去劝诗凡去做变性手术,无论变成什么样子,家人永远是会陪在他身边的。可诗凡却说自己还是接受不了不能自打出生就是女孩的这个事实。家人于是决定陪诗凡一起去泰国散散心,也许这样会好一点。就在一处海滩,排队上游轮地时候,由于人数已满,父母只得等下一艘船,就在这艘游轮上,只剩诗凡和诗瑜两兄妹在一起。“诗瑜,要是我也像你一样,从出生就是女孩该多好。”诗凡说罢,已经做好了轻生的准备。谁知就在这一刻,船翻了,诗凡奋力地营救着妹妹。虽然死了很多人,因为诗凡的努力妹妹诗瑜成功获救了,诗凡在ICU里面住了一周,也奇迹般醒来了。不过,他的遗书也让父母和妹妹看到了。他在遗书中写道,希望自己下辈子出生就是个女孩,真的接受不了变性这种办法。而且自己深深爱上妹妹的男友冬阳无法自拔,也许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脱。看到哥哥的遗书,想到哥哥小时候对自己的照顾,以及这次奋不顾身的救自己,诗瑜觉得,想尽一切办法,也要让哥哥幸福。

几经打听,居然北京真有这么一家医院,不仅能做变性手术,还能改变患者的记忆,让患者真的以为自己打小就是一个女孩。在家人的劝说下,诗凡勉强接受了这个手术,就这样诗瑜的哥哥诗凡变成了诗瑜的姐姐若瑜,而这一切,若瑜在手术后都被蒙在了鼓里。诗瑜对自己的男友冬阳表示,如果你真心喜欢我,你就和我姐姐若瑜结婚,一辈子对她好,我会终生不嫁来厮守的。冬阳由于太喜欢诗瑜不得不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请求。

若瑜得知真相后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冬阳生活了一个月。某天早晨,冬阳醒来发觉若瑜消失了,只留下一张字条。上面写道:”冬阳,我走了,去寻找你的真爱吧。”冬阳显然明白了若瑜已经知道真相,马上打电话给诗瑜。姐姐昨晚还来看自己,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啊,怎么就这样了?正当她打开衣柜换衣服时,突然发现了姐姐的婚纱,上面还有一张字条,写道:“诗瑜,物归原主,去追求你的幸福吧。对不起,姐姐此生再也不能保护你了,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。”父母在柜子里也发现了一张纸条,估计也是若瑜昨晚放进去的,上面写道:“女儿不孝,不能为你们养老送终了。相信诗瑜能照顾好你们。”诗瑜和父母还有冬阳找遍了每一个若瑜可能去的地方,也没发现若瑜。“姐姐是个乐观的人,不会想不开的。”诗瑜也只能这样无奈地安慰父母。

一周后,北京发生一起恶性谋杀事件,某神经科医生被一女子刺杀,之后该女子跳江自尽,据警方通报,该女子系精神病患者。之后警方根据该女子身上的物件,让诗瑜和父母还有冬阳去认尸。诗瑜看到死去的姐姐,不尽嚎啕大哭,“若瑜,能有你这么一个姐姐,此生无憾矣。”很显然,若瑜只是接受不了现实,但根本没疯,政府这样说显然是为了掩盖些什么。从那个医生被刺后,那家做变性手术的医院停止了变性手术这项业务,因为就他们这破技术,如果没有能改变记忆的服务,根本无人问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